地市分站
全站检索
首页 初中版 中考版 教研版 部门介绍 专家队伍 在线投稿 在线订阅 名校试题编读往来
您现在的位置是:树人网首页 / 中学生阅读初中版 / 教研版 / 百家观点 / 文章浏览
王 勇
发表时间:2006-03-29 点击次数
树人网讯
作者档案

李傻傻,原名蒲荔子,1981年生于湖南隆回。已出版散文集《被当作鬼的人》、长篇小说《红X》,被文学写作者誉为八○后五虎将之一。现为《南方日报》记者。

星座:天蝎座

血型:O

嗜好:睡

中学时的职业梦想:大概是记者

中学时最喜欢的学科:语文

最喜欢的格言: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这是一个人的名字,他不是我的同学,而是我的老师。

这个名字实在太普通了,一般人想象中这个名字的主人一定是个普通人,我当初也这么想。我甚至没有看清过他。我和他的唯一一次近距离接触是在我上初中的第一天。那一天,他摸了一下我的头发。

升初中的时候,我家出了大约1000元人民币,为我购买了一个进重点中学的名额。我的自卑情绪因此油然而生。入学第一天,我买了一瓶本地产的绞股蓝啤酒,心想我也做一回城里人,因为我经常在电视上看到城里人喝啤酒,而我爸一类的乡下人总是啜着米酒。结果我强忍住喝到一半,一股对马尿强烈的反感还是促使我把它扔在路边,连瓶带酒。

入学那天,我的一位在学校做老师的亲戚把我领到宿舍,问我住上铺还是下铺,并托付我的班主任王勇老师对我多多关照。我清楚地记得,在他们说话的时候,王勇摸了一下我的头发。

我以为我是最差的,至少是最差的学生中的一个,这一摸让我觉得,这个老师并没有因为我是最差的而看不起我。我想每位有类似经历的同学都会认为,世界上最恐怖的事,莫过于所有人都看不起自己。

可以说,我在努力学习。但有一次课间,我还是抱起一本小说,低头看了起来。当我入了神时,王勇悄然来到。他抽走了我的书,并翻过来看了看封面。我相信封面上应该写着这几个字:高山下的花环。这虽然是一本主旋律小说,但还是小说。所以王勇笑了笑,说,你们家把你买进来,就是让你来读小说的?

我低着头,只希望旁边的同学没有听清他的任何一个字,尤其是前面一句。我的脸一定很红。那时候,我很容易脸红。

我一脸红起来,就表明,我心里十分自卑,非常惊慌,生怕所有的人都看不起我。但王勇显然并没有揣摩到我的心思。又一次,他在台上讲错别字,讲到常常有人在写字时,多写一横。他讲的时候,我很专心地低着头在抽屉里用双面胶粘书皮,也就是说,没有听课。不知不觉,他高大的身影就到了我面前。我感觉身旁一暗,慌作一团,把书往深处塞。王勇便把手伸进我的抽屉。(现在想来,他应该是怀疑我又在看小说吧。)但他没有抽到我的书,而是抽到了一个本子。本子封皮上竟然恰好写着考试两个字,字竟然恰好多写了一横。王勇又笑了笑,说,别不好意思了,写错了字还想藏起来啊。全班同学估计有一半发出了笑声。我又低下了头,但这回其实是在窃喜他没有发现真相。

我的糗事实在是够多的,比如上黑板默写单词,把cup写成了cap;比如在做值日生时把名言警句勤能补拙是良训中的字少写了一横被无情地指正。在初一前半学期里,我的人生关键词就是自卑与慌乱,我常有的行为就是在座位上看着我的同学。在老师不点名批评人的时候,我常常会以为他说的就是我;在同学们个个迅速结交朋友嬉戏打闹的时候,我总是坐在座位上看着他们。我忘了我当时对于未来的想法,但我可以猜测我一定认为未来一片灰暗。我甚至怨恨家里把我送到一所重点中学。

情况在中考后起了微妙的变化。所有科目都考完后,我在紧张中等待公布分数与名次的时刻,暗自祈祷不要是倒数第一。某一天中午,或是下午,总之阳光灿烂,王勇慢条斯理地按名次念了下去。他念得十分、十分慢,时不时还停下来点评一番。我张大耳朵,张到了极限。终于念到我了,在全班75人里,我是第28名。我的心跳在加快。接下来,王勇停下来点评道:不错,进步很快。我的心跳更快了,并害羞地低下了头。时至今日,我依然固执地相信当时一定有很多同学对我表示吃惊和钦佩。

那一刻,我心里基本上就把王勇老师当成亲人了。但还不够依恋。当我依恋他的时候,他已经不是我们的班主任了。

初二时,因为他管理过于松散,学校就让一位数学老师来做了我们的班主任。虽然我数学成绩并不坏,对新班主任也没有成见,但我还是重新自卑了起来。我害怕和任何老师在路上相见,害怕他们认出我来;即使看见他们,也是低头匆匆走过,从不打招呼。我不相信大人们常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读书是为你自己读书,我认为是他们要逼我来这里受苦。只有在语文课上,当王勇偶尔表扬我的作文写得好时,我才会睁大眼睛,张大耳朵,身心愉快地度过这45分钟。

即使他批评我,我也感到愉快,因为他的批评似乎不是批评,而是变相的夸奖。我记得有一堂课讲短语,他把主谓短语、动宾短语什么的概念说了一大通之后,便叫同学来造个短语看看。一连几个同学都栽下了马,他叫我来,我也栽下了马。这时他批评道,怎么你也不会啊。这句批评听得我很舒服,舒服到了今天。

我变得渴望每天的语文课。要是有语文课,我就看着门口,一直看到他进来;要是哪天课表里没有语文课,我总以为是值日生出了错。

虽然他还总是批评我,但我不再因此而自卑,只想做得更好,获取他的赞扬。有一回,正在学蒲松龄的《中山狼》,我大概心情不错,就在凳子上扭起来。突然我觉得不对劲,因为课堂鸦雀无声。抬头一看,王勇正眯缝着眼似笑非笑看着我呢。他看我不扭了,才说,你扭什么呀,你以为你是大文豪蒲松龄吗?由于鄙人也姓蒲,当时学的又是中山狼,这句话就有了特殊的幽默效果,全班同学都不由得笑起来,包括我。

中学时,老师几度让我们以《美丽的歧视》写过作文。我不相信有这回事,所以总也写不好。我相信的是,只有当一个人让你依恋,让你信任、喜欢,令你渴望见到他,听他说话,这个人才会影响你的人生。

可能是我上高中时,王勇老师离开了学校,去县城里做了公务员,或者别的。我偶尔能听到他的消息,但总是不知道他在哪里。后来我偶然在《隆回日报》上发现了他的名字,原来他已经去那里做了编辑。

我突然想起那篇写我的老师蔡芸芝先生的课文来。主要内容我基本忘记了,只有一个细节挥之不去。这个细节是:夏天的夜里,作者魏巍从凉席上爬起来,去找蔡老师。读到这一段时,我的眼前是这样一幅画面:一个穿短裤的男孩,或许赤着膊,赤着脚,走在一条小路上。月光普照,夜色金黄。他闭着眼睛,方向丝毫不差,脚步丝毫不乱,心中丝毫不惊慌。

我想起这个细节,是因为王勇老师也曾这样让我感觉过安静、欣喜。我见过很多的老师,见过很多好老师,很多一般的老师,以及很多坏老师,却只见过一个叫王勇的老师。

在他离开学校几年后,我写了一封信给他。我不知道他的地址,便写上《隆回日报》编辑部王勇收。他竟然收到了,并给我回了信。我记得在那封信里,我请他来我们学校文学社讲写作,丝毫没有提及我对他的想念。

责任编辑:

公告栏
    “新经典杯•我的经典”征文大赛已经落下帷幕。经过认真评选,有150名同学获奖,其中一等奖10名,二等奖30名,三等奖50名,优秀奖60名。获奖名单已在本刊第9期杂志上公布。获得此次大赛组织奖的学校和老师名单在本期杂志上公布,请留意。获奖证书和由北京新经典文化公司提供的优秀奖品图书均已寄给获奖者,请注意查收。原初三年级获奖者的证书和奖品已寄给辅导老师,也请留意。
编辑部的故事
在线调查
    寒假期间,很多学生家长让孩子报名参加各种各样的培训班、兴趣班,您认为有必要吗?
    有必要,利用假期多学点东西会很有用处。
    没必要,应让孩子们快乐地过个暑假。
    无所谓,主要是假期孩子没人照看。

万象城国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