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市分站
全站检索
首页 初中版 中考版 教研版 部门介绍 专家队伍 在线投稿 在线订阅 名校试题编读往来
您现在的位置是:树人网首页 / 中学生阅读初中版 / 初中版 / 实用阅读 / 文章浏览
《少年小树之歌》片段
发表时间:2006-12-17 点击次数
树人网讯

《少年小树之歌》片段

[美国]佛瑞斯特·卡特

【苇月的话】

《少年小树之歌》是一部亲近自然的书,也是一个少年健康心灵的成长历程。5岁的小树儿在父母去世之后跟着爷爷奶奶回到山林生活,他睁大一双充满好奇的眼睛,接二连三地发现许多美妙的事物。他穿着鹿皮靴子像个小男子汉一样跟着爷爷去打猎、抓鱼、耕田、酿酒,在劳动中体会生活的甜美滋味;他建立了自己的秘密小巢,在山涧边俯视百万小生物,享受做巨人的乐趣;他跟着奶奶学习写字算术,听奶奶讲莎士比亚和唱查拉几族世代相传的民歌。他们在一起相亲相爱地度过了许多美好的日子,当爷爷奶奶相继去世的时候,小树儿已有了独立生存的能力,并且像爷爷所期盼的,像一个真正的印第安人那样生活着……

作者以山涧清风般灵动的文字为我们描绘了山野独特的景致和风貌,用像星光骑在涟漪和水花上在小溪里跳跃这样充满幻想和童趣的语句为我们展现了一幅幅童年生活画卷,字里行间洋溢着诗意的浪漫气息。这本书讲述的故事不曲折、不离奇,但是很温馨,很生动,可以让你捧腹大笑,也可以让你潸然泪下,最重要的是,它能让我们学会发现身边的美好事物,学会感恩,学会与人分享。

下面苇月为你选取了松树比利这一章,其中小树儿跟爷爷一起耕田的片段曾经让苇月笑得差点儿从椅子上跌下去。正如小树儿的奶奶所说的:当你发现美好的事物时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它分享给任何你遇见的人。如果你喜欢阅读这个片段并因此喜欢上这本书,也请把它推荐给你遇见的每一个人,因为只有这样,美好的事物才能在这个世界自由地散播开来

 

第七章  松树比利

每当冬天来临,我们便开始收集落叶,然后把它们铺在耕地上。耕地就是那块在山谷后面,越过谷仓沿着山涧两岸伸展开来的平地。爷爷花了好大的工夫才在山壁旁清理出这一小片土地。他管这片横在山坡上的耕地叫坡地,虽然坡地土质贫瘠长不出好作物,但是他还是在上头种了一些东西。毕竟山中的平地实在不多。

我最喜欢收集树叶,然后把它们放在大大的麻布袋里拖着走。树叶很轻,我和爷爷奶奶一起把袋子给填满。爷爷通常可以提两大袋,有时候可以多到三袋。我正在尝试一次拿两袋,不过还没有成功过。落叶像褐色的雪般堆积在地上,几乎淹没了我的膝盖,褐色的树叶里间或点缀着黄色的枫叶,还有红色的蜂胶和盐肤木也散落其间。

我们把树叶拎出林子,然后把它们撒在耕地上。松树枝也是一样。爷爷说,要想使土地酸化,加一些松树枝是必须的,但是不能太多。

我们从不为这个工作投注太多的精力和时间,所以并不觉得厌烦。当我们做得差不多时便开始撤退(这是爷爷说的),然后再干其他的活儿。

奶奶则常常发现埋在地下的宝物,她常常掘到人参、铁根、长烟斗根或是北美黄樟,还有拖鞋兰。她能够叫出它们的名字,还能把它们调配成我从未听说过的药来治疗各种病痛。她的药方的确有效,但有些滋补药水我尝了一口,就再也不想喝了。

我和爷爷倒是常找到山胡桃、矮栗和栗子,有时还会发现黑核桃。不过那都不是刻意去找,只是凑巧看见罢了。当我们爷俩嘴巴忙着吃、手上忙着收集坚果的时候,偶尔还会停下来观察啄木鸟,或是看看浣熊,结果到头来,装树叶的麻布袋却是空空的。

当我们在暮色中拎着一堆坚果和菜根之类的东西走回山谷时,爷爷总会用奶奶听不见的声音暗自咒骂着。接着他会郑重宣布,下次我们一定得从这种愚笨的采集活动之中撤退,然后专心地收集落叶。每回我听到他这么说总觉得很难过,不过幸好他的诺言从未实现过。

一袋接一袋的落叶从林中运出,我们终于在耕地上铺满了落叶和松树枝。等下了一场小雨,淋湿的叶子正好粘在地上,爷爷就把骡子老山姆牵出来套在犁上,我们开始把土翻起来,让叶子压在泥土下。

我说我们是因为爷爷会留一些地让我犁。耕田时,我必须紧紧抓住那比我还高的把手,然后花一大堆时间用自己的体重拉住把手,免得犁头犁得太深了。有时候犁头跑出了地面,结果犁根本只是在地上滑,土一点也没有翻开。老山姆对我十分有耐心,当我忙得满头大汗,使尽全力把犁给拉起来时,它会自动停下来,直到我喊基达,它才会继续往前走。

另一方面,我必须用力推把手,犁才会插进泥土里。就在这推拉之间,我学会不把自己的下颌靠在把手之间的横木上,因为上下颠簸的犁把我的下巴撞得都快肿起来了。

爷爷就跟在我和老山姆后头,但是他从不插手我的工作。控制老山姆并不困难,如果你要它向左走,就要喊;如果你要它往右偏,就要换成右转。但老山姆的听力实在很糟,它总是听不清楚向右的口令,每次都往左边的方向漫游,我只好再大吼一声右转,可是它还是往左继续走,这时候爷爷才会接腔喊道:右转、右转、右转、右……转,该死下地狱去的骡子,向右转!老山姆才慢慢地走回正确的方向。

但是麻烦事来了。这时候老山姆的听力不知怎的变好起来,它把口令和咒骂的话全给记住,而且以后它一定要听到整句口令加上咒骂才肯向右转。所以,很自然的,你如果想要它右转,除了口令之外,还得学会咒骂。为了让耕地顺利进行,我只好也跟着爷爷一起骂开了。这件事一直到有一天奶奶听见我这么吆喝,然后生气地质问爷爷之后才宣告结束。以后当奶奶来到耕地时,我的犁田工作便要暂时中止。

老山姆的左眼已经瞎了,所以每当它走到田的尽头,它一定往右弯而不是向左,因为它看不见左边,害怕向那边走会撞到东西。如果你只是犁田的半边,老山姆的单向行走方式可以应付得很好,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你根本只是绕了个大圈,然后拖了个犁往灌木和荆棘里冲。爷爷说我们必须对老山姆有点耐心,毕竟它年事已高,加上又半盲了。我遵照爷爷的意思。但是每次老山姆走到田的尽头要转弯时,我都会怕得要死,尤其看见那儿有一大丛黑莓林在等着我的时候。

有一回是爷爷在耕田。老山姆把他拖到一大团荨麻丛里,爷爷从犁上跳下来的时候一脚踏进了一个树坑。那时候天气已经渐渐暖和起来,大黄蜂正好在坑里筑了一个巢。大黄蜂钻进爷爷的裤子里猛叮他的腿,只听爷爷大叫着往山涧里跳。我一看见黄蜂从洞里飞出来,赶紧拔腿就跑。爷爷躺平了把身子没进水里,一边猛拍着裤子,一边破口大骂。他几乎忘记了自己说的话——要对老山姆有点耐心。

但是,反过来老山姆却很有耐心,它站在那儿一直等,直到爷爷解决了缠在腿上的黄蜂。但麻烦的是我们根本接近不了犁,整窝黄蜂都被骚扰出来,围着犁嗡嗡地乱飞。我和爷爷站在田中央看着,爷爷决定试着诱导老山姆往前走,离开那个黄蜂巢。

爷爷喊道:往前走!山姆,来啊!好孩子!但是老山姆还是停在原地。它很清楚自己的工作,它知道自己不应该在无人掌犁时就开始拖,所以它站在那儿。爷爷用尽各种手段,他大声咒骂老山姆,甚至手脚并用趴在地上学骡子叫。我觉得他叫得还真像,有一回山姆竟然把耳朵往前弯,仿佛听得懂似的生气地看着爷爷,不过它还是不肯动。我也试着学骡子叫,只是怎么学也不及爷爷那么逼真。最后,当爷爷发现奶奶站在那儿,看着我们爷俩趴在田中央学骡子叫的时候,他终于放弃了。

他到林中找来一块引火木,用火柴点燃了然后把它丢到树坑里。不一会儿,犁旁的黄蜂就被烟熏跑了。

傍晚时在返回木屋的路上,爷爷说,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十分困惑,到底老山姆是全世界最笨的骡子,还是最聪明的。从那之后,我也一直没想通过。

虽然经历了那么多波折,我还是很喜欢耕田。耕田也刚好助长了我的发育。渐渐地,当我们沿着小径走回木屋时,我觉得自己的步伐就快赶上爷爷了。晚餐桌上,爷爷猛向奶奶夸耀我长大了不少,他说我看起来愈来愈像个大人了。

有一天晚上我们正在吃晚餐,狗儿们突然间吵闹起来。我们通通跑出前廊想看个究竟,发现有一个人正跨过山涧上的踏脚木朝木屋走来。那位先生长得面目清秀,差不多和爷爷一样高。我最中意他穿的鞋子,那是一双亮黄色高筒的靴子,白色的袜边滚在靴口上,而且收缩起来让靴子帅气地挺着。但是他在袜子以上的穿着却叫人不忍卒睹。他外头罩了一件黑色短外套,里头则是白衬衫,头上戴着的一顶小帽,方方正正地贴着脑袋。他手上还拎着一个长手提箱。爷爷奶奶都认得他。

哦,是松树比利来了。爷爷说道。松树比利则挥了挥手。比利进屋来休息一下吧!爷爷告诉他。

松树比利停在台阶上。呃……我只是碰巧路过……他说。而我却很好奇他路过这儿是要往哪里去,路后头只通到山里啊。

你留下来陪我们一起吃晚饭。奶奶一边说,一边用手抓着他的手臂把他拉上台阶。爷爷则抓着箱子的把手拎起手提箱,我们一块儿走进了厨房。

我很快就感觉出来,爷爷奶奶很喜欢松树比利。比利从外套口袋里掏出四枚甜薯交给奶奶。奶奶马上用它们做成了一个好吃的派,松树比利吃了三块,我吃了一块,心底还希望他把最后一块给留下来,这样我就可以吃了。吃完饭后,我们从餐桌旁移到壁炉旁,那块派则留在桌上的盘子里。

松树比利大笑道,说我快变成大尺寸的爷爷了。这话听起来真是很舒服。他还说奶奶和他最后一次见到时一样美丽,奶奶高兴极了,爷爷也一样。我开始对松树比利产生好感,虽然他一个人就吃了三块派——那毕竟是他带来的甜薯。

我们四个人围着壁炉坐着。奶奶坐在她的摇椅上,爷爷也是,不过他的身子向前倾,我猜想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爷爷开口道:说说看,有些什么新闻呢?松树比利,你一定听说了什么。

松树比利坐在一张直靠背的椅子上,身体向后仰着,椅子只有后头两只脚落在地上。他用拇指和另一个指头把自己的下唇拉着,并旋开了一个小壶,倒了一些鼻烟粉在唇上。然后他把小壶递给爷爷奶奶,但是他们摇了摇头。松树比利的动作真是很悠哉,他朝壁炉里吐了一口唾沫。呃……他说,是不是因为我打扮的模样,你们才认为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他又朝壁炉里吐了一口口水,然后朝我们看着。

我猜不着是什么事情,但是我感觉得出来它很重要。

爷爷也这么认为,因为他接着问道:怎么回事,松树比利?松树比利又把背往后仰,眼睛看着屋顶的椽木,他的双手合着放在肚子上。

大概是上个礼拜三……不不不……应该是礼拜二,因为我礼拜一晚上才参加了跳跃裘蒂的舞会,没错!是上礼拜二,那天我到镇上去了。你们是不是还记得那个警员,烟枪透那?

没错,没错?我见过他。爷爷说道,脸上一副很急躁的模样。

嗯……松树比利说了,那天我站在街角和烟枪透那聊天,当时有一部崭新的大车子开进了对街的加油站,老烟枪没注意到,但是我瞧见了。有个家伙坐在车子里,穿着打扮像个杀人犯,而且还是大城市里的杀人犯喔!他下了车要乔·霍姆康帮他加油。我一直盯着他们看。那个人也回过头来,模样真是鬼祟极了。我一下子就知道他是谁了,我自言自语地说:他一定是城里的犯人?这句话我没有对老烟枪说,我只是留在自己心里头。我跟老烟枪讲的是:老烟枪,我觉得自己又快要抓到一个坏人了……大城市来的犯人看起来就是不一样,我十分怀疑那边那个家伙的身份。后来……

老烟枪仔细瞧了瞧那个人,然后说道:你可能说对了,松树比利,我们过去看一看。话一说完,他便慢慢朝街对面那辆车踱去。

松树比利把身子向前倾,椅子的四条腿终于都落在地上。他又朝火中吐了一口口水,还盯着燃烧的木头看了一会儿。我几乎等不及想知道那犯人的下场。

松树比利终于研究完了木头说道:你们都知道老烟枪是个大文盲,他不会读也不会写,而我的拼写还不错,所以我跟在他后面,也许他需要我帮忙也说不定。那个家伙看到我们走过来,转身就回到车上。我们加快脚步跑过去,老烟枪弯下腰把半个身子都伸进车窗里,很有礼貌地问那个人到镇上来做什么。我看得出来那个家伙紧张得很,他说他正要去佛罗里达。听起来真是十分可疑。

我也觉得如此,我看见爷爷点了点头。

松树比利继续说道:老烟枪问他,您打哪儿来啊﹖那家伙说他是从芝加哥来的。老烟枪对他说既然没什么事,就赶快出镇去吧?那个人也答应了。就在这个时候……松树比利斜着眼看看爷爷奶奶,……就在这个时候,我走到那辆车的后头,瞧了瞧它的车牌,我赶紧把老烟枪拉到一旁,告诉他那个家伙说他打芝加哥来,但是他的车牌却是伊利诺州的。老烟枪听到我这么一说,就像苍蝇闻到蜜一样,他把那个犯人拖出车子,要他站在车旁,老老实实地把事情说清楚。你说你是从芝加哥来的﹖那你的车怎么是伊利诺州的车牌呢﹖老烟枪知道他掌握住那个人了,他竟然当场捕获一个犯人,他激动得说不出话。公然抓到一个人撒谎。你看看?那个犯人还企图解释想要脱罪,我替老烟枪告诉他,他没那么容易就可以骗过我们的。

说到这儿,松树比利可是激动极了。老烟枪把那个人关进牢里,说他会查个明白,他还告诉我可能会有一大笔破案奖金,而我可以分到一半呢?看那犯人的模样,那笔奖金可能多得超出我们的想象喔!

爷爷奶奶都认为那是很有希望的。爷爷还说,他很不苟同那些城市犯人的行径。我跟他一样。我们终于明白,原来松树比利就要发财了。

但是松树比利并没有因此而露出得意洋洋的模样。他说那也有可能只是一小笔奖金而已。他从不把话说得太有把握,就像他从不在蛋孵出来以前就说自己会有几只鸡一样。我觉得他的顾虑很明智。

他说,为了预防有意外发生,他还朝其他的方面想办法。比利告诉我们,红鹰鼻烟公司提供了500美金给游戏的优胜者——那笔钱足够一个人用一辈子了。他已经拿到了参加的表格,他要做的事,只是把他喜欢用红鹰牌鼻烟的原因讲出来就可以了。他还说他在填表格前曾经绞尽脑汁想过,终于想到一个前所未有、最有机会获胜的答案。

松树比利说,大部分参加的人都会形容红鹰牌鼻烟有多好多好,他也不例外。但是他还加入了一些东西。他除了写红鹰牌鼻烟是他嘴巴尝过的味道最棒的鼻烟外,还加上了只要他活在世上一天,他绝不会吃任何其他牌子的鼻烟,他只爱红鹰牌。他告诉我们这是他用脑袋想过的。红鹰牌的大老板们如果知道松树比利一辈子都会用红鹰牌鼻烟,他们一定会把优胜奖颁给他。因为他们明白,那笔钱到头来还是会回到他们的口袋里。如果他们把奖颁给只说红鹰牌鼻烟好的人,那么,他们想要收回那笔钱就只有凭运气了。

松树比利说,那些大老板一向做事谨慎,不做冒险的决定,尤其是谈到钱的时候,所以他们才会那么富有。他很有把握,红鹰牌鼻烟竞赛的奖金几乎已经乖乖躺在他的口袋里了。

爷爷说这笔钱似乎更是跑不掉了。松树比利走到门口把鼻烟给吐掉,然后走到饭桌旁把那最后一块派也吃掉了。我并没有像刚开始一般那么介意——虽然自己还是很想吃,但是一想到松树比利变成了有钱人,那块派留给他吃,倒也理所当然。

爷爷拿出了酒壶,松树比利喝了两三口,爷爷也喝了一点儿。奶奶因为咳嗽,所以只喝她的止咳糖浆。爷爷还要松树比利把他的小提琴和弓拿出来,要他演奏《红翼》让大家听。爷爷奶奶一边听一边用脚打着拍子。松树比利的确奏得好,他边奏还边唱了起来:

月儿出来了,清冷的月光照着红翼美丽的容颜,

微风在叹息,夜莺也在低鸣。

当她仰望远在天边的星星,她的勇气逐渐退去,

当红翼低头饮泣,她的芳心已然死去。

我听着听着便在地板上睡着了,最后是奶奶把我抱回床上去的。在蒙眬中我听到最后的声响,是小提琴的共鸣声。在睡梦中,我看见松树比利又回到木屋里,他真的发财了。有个麻布袋扛在他肩上,里头装满了又香又甜的甜薯。

(姚宏昌/译,节选部分略有删改,浙江文艺出版社2005年7月版,邮购热线:0571-85170300-61510?

相关链接:《少年小树之歌》的作者佛瑞斯特·卡特,本名艾萨,据说他身上有着八分之一的印第安血统,曾是一位激进的种族隔离主义者。《少年小树之歌》是他众多杰出作品中的一部,自1977年出版以来,就受到美国书评界的一致好评,多年以来盛销不衰,1990年荣获第一届美国图书销售协会年度最佳图书奖。2005年引进出版后,被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列为向青少年推荐的百种优秀图书之一。

责任编辑:

公告栏
    “新经典杯•我的经典”征文大赛已经落下帷幕。经过认真评选,有150名同学获奖,其中一等奖10名,二等奖30名,三等奖50名,优秀奖60名。获奖名单已在本刊第9期杂志上公布。获得此次大赛组织奖的学校和老师名单在本期杂志上公布,请留意。获奖证书和由北京新经典文化公司提供的优秀奖品图书均已寄给获奖者,请注意查收。原初三年级获奖者的证书和奖品已寄给辅导老师,也请留意。
编辑部的故事
在线调查
    寒假期间,很多学生家长让孩子报名参加各种各样的培训班、兴趣班,您认为有必要吗?
    有必要,利用假期多学点东西会很有用处。
    没必要,应让孩子们快乐地过个暑假。
    无所谓,主要是假期孩子没人照看。

万象城国际网址